妈妈的爱,在细密的针脚里
咪乐|直播|阿日ari   这个角度看,现在冲着公务员高福利扎堆国考的青年人,貌似2007年10月一头冲进股市的散户。

扫码阅读手机版

来源: 北方网 作者:津云·大话婚恋工作室 编辑:李彤 2021-09-21 11:51:33

内容提要:那日闲暇,收拾储藏间的衣物,不经意,看到了存放在一角的,满满的一箱拖鞋。望着那细密的针脚,回忆打湿了我的双眼……

天津北方网讯:那日闲暇,收拾储藏间的衣物,不经意,看到了存放在一角的,满满的一箱拖鞋。望着那细密的针脚,回忆打湿了我的双眼……

七年前的一个春日,我回老家看望大病初愈的母亲。本想早起,给她煮些清淡的粥饭,当我睡眼惺忪地从炕上爬起来时,只见炕梢的窗台边,窗帘掀开一角,晨曦的光亮打在母亲稀疏的白发上,那因放疗而越发稀疏的发丝,闪着柔柔的光,却格外扎心。细瞧,她左手正拿着一只鞋底,右手捏着一根穿好棉线的钢针,在发丝间蹭蹭,接着把针扎进那厚厚的鞋底,母亲的手有些发抖,几次用力才扎透鞋底,再轻轻地拉拽,那针线在她粗糙的手中纳出一道细密的针脚……我不忍心再看:“妈,你在做啥呢?”“你咋醒这么早?我吵醒你了?这窗帘我没敢全拉开,怕你早醒……”我不听她细说,起身抢过她手里的鞋底,情急之下,语调也高了:“你咋这么不听话?你的身体还要不要了?”母亲见我的架势,像做了错事的孩子,笑着冲我说:“睡不着了,躺着怪累的。就找点事做。这也不是啥体力活,累不着。我是想,再给你们姐弟几人做些拖鞋。”“妈,去年做的还没穿呢,不用再做了。”母亲看着我,欲说又止,低下头,随后伸手,拿回我手里的那只鞋底,低声地自言自语,又像是说给我:“趁着身体可以,再做些,给你们留着以后慢慢穿呗。”母亲的话,让我的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……

那一刻我才明白,母亲是怕自己的时日不多,还想尽她所能为我们做点儿啥。也是那一刻,我无比憎恨自己的拙嘴笨腮,无法表达深埋在内心的深情。记忆里,她为了这个家,为了我们姐弟,一直辛苦劳作,就算到了年逾古稀也未停止过。

还记得小时候,因为母亲的手巧,我的花布书包总会比小伙伴的多一个漂亮的蝴蝶结;我的自行车车座,总会比小伙伴们多一个彩色的鞍座套;我的花布鞋,总是比小伙伴的多一副绣花的鞋垫……再后来,我当了母亲。我女儿的衣裤,仍是母亲亲手缝制的。每到夏天农闲时,她就会把过冬的棉衣棉裤做好。我也曾劝她说:“妈,商场里的棉衣各式各样,不用再做了,多费事儿,还累人啊!”母亲却总是说:“那些卖的棉衣,哪能跟自己做的比,还是自己做的暖和舒服。”是啊,单看那漂洗得软软的棉布,一层层铺絮的,白绒绒的棉花,就可想可知了。每当看着女儿穿上母亲新做的衣服,在眼前跑来跑去,我的脑海中就会浮现一幅时光的剪影画卷:院子里,葡萄架下,头发花白的母亲,坐在小板凳上,脚下是一个柳编的针线笸箩,她低着头,一针一线,起起落落地缝制。偶尔一个不留意,针尖刺破手指肚,她“哎呦”一声,把刺破的指尖放进嘴里,轻轻一吮,含着笑,继续埋头在她的针脚里……

“这是姥姥做的拖鞋吧!真好看!”女儿的话语打断我的思绪。我认真端详着眼前满箱的拖鞋,那细密的针脚,缝进了无尽的母爱!那细密的针脚,也蕴藏着无限的温暖,将永远在我的生命里传递!(津云新闻编辑李彤)

  

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

推荐新闻

关于北方网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律师 | 设为首页 | 关于小狼 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2-23602087 | 举报邮箱:jubao@staff.enorth.cn | 举报平台

Copyright (C) 2000-2021 Enorth.com.cn,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.,LTD.All rights reserved
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
百度